粒粒农

嗑西皮吗朋友

没有明天(一)

{一一
两个人无言的面对面站着。
偶有几个身着军装的男人朝着蔡徐坤打招呼,蔡徐坤礼貌性的点个头,招招手,看起来人缘不错。
陈立农刚刚好可以看到蔡徐坤的头顶,原来蔡徐坤比他想象中矮了一点。
蔡徐坤可真白啊,看起来有些瘦,脸上挂着黑眼圈,很久没睡了吧。
陈立农盯着蔡徐坤看了又看。
其实陈立农有很多问题想问,比如我们以前是怎么认识的。比如我们的关系。又比如他脑子里闪过的日益清晰的画面是什么。
陈立农长了张嘴,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
直觉告诉他,答案他不会想知道,所以,别问。
“怎么了?”是陈立农通过电话听过千百遍的声音。
陈立农摇了摇头,表示没什么。

{一二
蔡徐坤带着陈立农回到了他的住所。
这里有他的房间,似乎他从很久之前他就住在这里一样,只是这些被他遗忘了。
陈立农宁愿自己只是失忆了,这些记忆总有一天会恢复,然后陈立农就可以冲到蔡徐坤面前,抱抱他,说我都想起来了。
可事实这里的一切他都觉得陌生,包括蔡徐坤。
陌生又熟悉。
蔡徐坤转头看着陈立农,眼睛亮晶晶的。
“你喜欢这里吗?”
不喜欢,陈立农看着蔡徐坤,然后还是鬼使神差般的点了点头。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喜欢。”蔡徐坤伸手捞起沙发上的一只兔子布偶,整个人陷进了沙发中,一脸疲倦。
“你想要的星星吊灯我买来了,夜灯是小兔子的,很抱歉已经找不到你喜欢的向日葵了,不过壁纸上的小向日葵是我亲手画的…”
“这些是我想要的么?”陈立农站在一旁打断了蔡徐坤,他的心脏有些疼,这种感觉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蔡徐坤苦笑了一下,点点头闭上了眼睛。

{一三
陈立农做噩梦了。
梦中他的身体四分五裂,蔡徐坤远远的站着,表情冷漠,王子异在一旁拍拍蔡徐坤的肩膀,说没关系,还有下一个。
惊出了一身冷汗。
下一秒陈立农又看到突然出现在他身旁的蔡徐坤,心脏又受惊猛的跳动了起来。
蔡徐坤皱着眉,他撩起了陈立农的刘海,擦了擦他额头上的汗。
“做噩梦了吗?”
“你怎么在这里。”
“我做噩梦了,就想来看看你。”
“哦。”
陈立农爬了起来,在蔡徐坤身旁靠着玻璃坐下,然后陈立农拍了拍自己靠近蔡徐坤那侧的肩膀。
“你在睡会儿吧,不会做噩梦了,我守着你。”
“好。”

{一四
蔡徐坤真的没有在做噩梦了。
他已经很久没有陷入如此深的睡眠,长期被噩梦困扰的他曾经有一段时间不得不依靠酒精加安眠药的组合来入睡。
以至于一度精神衰弱的他差点死在战场上。
死了也好。
死了以后他就可以葬在陈立农身侧。他就可以不必在背负着那么多人的性命,陪他一起安眠。
不知道是否是陈立农在天之灵庇佑,子弹打穿了右心房,可是他还是活下来了,只是从那以后蔡徐坤的心便不再跳动,取而代之的是一块冰冷的机械。
心脏以后都无法为你跳动,记忆却是越来越汹涌。
蔡徐坤闭上眼睛,蹭了蹭身旁人的肩膀。
“我真的很想你。”

评论(4)

热度(54)